:::

學習接納EYE自己,讓自信地笑顏再次綻放

分享到Facebook (點擊另開新視窗)   分享到google+ (點擊另開新視窗)   分享到twitter (點擊另開新視窗)   分享到微博 (點擊另開新視窗)

學習接納EYE自己,讓自信地笑顏再次綻放】罹患青光眼的阿豐,因還能運用剩餘的視覺,內心十分抗拒接受自己是視障者,怕自己接受了就承認與他人有差異。在重建院學習的過程中不難感受到阿豐抗拒的心,透過社工的循循善誘,現在阿豐學會使用輔具,結訓後甚至為自己感到驕傲。

 

學習接納EYE自己,讓自信地笑顏再次綻放

撰文/生活重建組社工 高湘宜  圖片提供/生活重建組

 

    還記得第一次遇到阿豐,他那燦爛的笑容及助人的熱忱,讓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但越是與阿豐相處,就越能發現阿豐用笑容所掩飾的自卑感,自卑感來自抗拒接納自己的視力、排斥目前的生活,所有的一切,阿豐都不太願意接受。

 

    阿豐曾懷念地向社工說著過往的故事,自小阿豐就有著高度近視,後來又罹患青光眼,也曾因視網膜剝離而動過一次手術,術後雖然成效不彰但阿豐並不在意,認為自己的視力還不錯,始終沒重視自已視力的問題。每天辦公室繁重的行政工作,大量地使用電腦處理業務,加班的夜晚在昏暗的辦公室裡看著小小字體的文件,每日辛勤地超時工作,所付出的代價卻是讓阿豐的視力急速地退化,讓阿豐開始緊張焦慮,害怕面對自己是視障者的事實。

 

對視障資源不瞭解的阿豐,在親友的推薦下得知了台灣盲人重建院的報名資訊,因視力已無法負荷原工作,讓阿豐毅然決然地選擇辭職來報名參加本院的重建服務,讓自己能提升生活品質外,甚至也想透過學習能再次回到職場。

 

就算右眼已全盲,阿豐仍拒絕接受視障的事實,他總是覺得視力仍良好的左眼能讓他與常人無異,社工最常聽到阿豐所說的口頭禪就是:「依照我這樣的視力,我不應該是視障者,我不該來到這裡上課,我的視力比別人都好,我還可以幫助別人,一定都是醫生診斷錯誤!我不該拿到手冊來到這」。家人也知道阿豐不願意接受事實,但因阿豐從小到大個性就是如此,常常遇到事情就會習慣逃避,且不太會對家人抱怨或抒發心情,家人只能默默地包容關心,並為阿豐擔憂。

 

雖然阿豐不承認自己的視力狀況,社工還是會引導阿豐、陪他聊聊天,並為阿豐介紹合適的輔具以保護剩餘的視力。雖然阿豐總是會說輔具的有無,對他而言沒有差別,也會告訴社工買回來的話可能會放著不用,甚至還曾直接說要送給媽媽使用,但社工依舊會一一釐清用途及保護功能給阿豐知道,讓阿豐可以對輔具有新的認知,並協助阿豐利用資源申請購買及教導如何使用。

 

在陪伴阿豐學習使用輔具的過程中,阿豐緩緩開口告訴社工:「其實一開始,我真的很抗拒來重建院學習,感覺一來就得承認視力與別人不一樣,但好險有每位社工、老師熱心地教導及協助,讓我逐漸開始願意接受自己是位視障者,訓練到最後要結束時,居然會覺得捨不得離開。」

 

訓練後回想阿豐學習前後的轉變,觀察到阿豐在課後運用輔具的情形,看著阿豐開心地使用輔具,在他那燦爛的笑容下不再只是矛盾與抗拒,更透露出學會使用輔具後的成就感與勇於面對自己的自信心呢!

 

學習使用文鎮式放大鏡來進行閱讀

開心地為新買來的輔具─點字手錶上發條

 

試用不同顏色的濾光眼鏡,比較兩者的差異,選擇更適合自己的顏色

試用不同顏色的濾光眼鏡,比較兩者的差異,選擇更適合自己的顏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