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聽聲辨位,我可以

分享:

分享到Facebook (點擊另開新視窗)   分享到LINE (點擊另開新視窗)   分享到twitter (點擊另開新視窗)   分享到微博 (點擊另開新視窗)

聽聲辨位,我可以

撰文/生活重建組社工 高湘宜 圖片提供/生活重建組

 

阿祥過去在工地做工,108年工作時不慎從工地摔落,當下背部大力撞到樓梯的階邊。因撞擊力道過大,讓阿祥瞬間昏迷不醒,送到醫院檢查清醒後,就發現眼前一片模糊……

 

住院那段期間的阿祥,因為狀況嚴重,醫生告知需要住院一段時間,但工地的負責人卻推三阻四,互不想負責,靠工地微薄薪水的阿祥也沒有能力可以負擔龐大的醫藥費用,因此只能簡單處理後就被醫院請了出來,沒辦法再繼續治療。

 

阿祥回家後,視線卻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漸漸模糊,起初以為只是近視,所以視力狀況變差了,直到模糊了雙眼、眼前一片霧茫茫後,阿祥才發覺異樣,並趕忙到醫院的眼科做檢查,這才知道原來當時摔下來傷到了視神經、造成萎縮,還因為拖太久沒有處理導致青光眼。得知一切的阿祥,頓時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,又因工地負責人不願處理,導致阿祥求助無門,最後不得不接受這樣的視覺狀況跟自己。

 

在後續看診的過程中,每次醫生都沒有跟阿祥解釋太多,只告訴他要一直打針跟拿降眼壓的藥水,但狀況卻一直沒有改善,在醫院也總是受到不被尊重的對待,好像看不到了就不能做決定,常常只能被護理人員用輪椅推過來又推過去,要打針就直接戳進手臂等,這些長久以來的遭遇,讓阿祥澆熄了想求診復原的心……

 

阿祥開始不願再回診、不願走出家門,家人又不知道要怎麼協助他,讓整個家庭的關係變得疏離,漸漸地互相不再有互動、各過各的生活,而阿祥也只能待在自己的小房間內渡過漫長的每一天。

 

看到阿祥一天一天地失去生活目標,朋友不忍心讓阿祥只能坐吃等死,因此積極瞭解視障相關的資訊,最後在社會局瞭解到了台灣盲人重建院,朋友馬上載著阿祥匆匆來院諮詢。在社工詳細介紹服務內容後,阿祥才瞭解到,原來視障者還可以做到很多事情,像是:學了智慧手機可以接到朋友的電話、瀏覽自己想要的資訊;學了定向行動後可以獨立到外面走走、買想要的東西;學了生活自理可以自己烹飪,不再擔心沒辦法外出買飯又沒東西吃。有好多好多的課程,是阿祥從沒有聽過也沒有想像過的。

 

期間,社工也關心阿祥目前的視覺狀況,並說到除了眼睛以外,其實每個人身上還有好多的感官知覺可以利用,像是:聽覺、嗅覺、味覺、觸覺等,即使看不到行人號誌燈也可以聽看看車子有沒有啟動、運轉的聲音來辨識,就是這樣的一句話深深地影響了阿祥。

 

回到家後,阿祥跟朋友開始討論來重建院學習好像是不錯的考量,但卻礙於身心障礙證明還沒有領到、且家人有出現反對的聲浪,因此阿祥多待在家中快半年的時間,才下定決心要來重建院上課。

 

雖然在來院時,阿祥的視覺已退化到全盲,但在家中這半年還有模糊視覺的阿祥,卻沒有浪費。在社工評估瞭解時,阿祥告訴社工的第一句話就是:「我一直有記得聽音辨位」,原來當時社工的介紹,讓阿祥開始注意到身旁的聲音及所處的整個環境。阿祥開始運用這樣的方式,回想著還依稀記得的路線,慢慢地從家中往外走走,一開始先走到樓下的便當店及超商,後來將距離拉遠走到兩個巷子口的公園散散心。

 

阿祥當時沒有手杖的協助,也能自己摸索走到公園,現在在社工及老師們的鼓勵下,學習手杖的技能,以保護外出行動的安全。阿祥雖然不太有自信,但卻能在老師教導一次後,就將路線記憶起來,甚至會自己不斷地練習,相信不久後的一天,全盲的阿祥會再次有外出透氣的機會。

阿祥雖然全盲,但在定向老師的教導下也學習人導法引導他人的方式

阿祥雖然全盲,但在定向老師的教導下也學習人導法引導他人的方式,讓自己之後被引導時,能提醒朋友或路人要注意的地方。

使用手杖

老師教導阿祥在使用手杖時,要注意不能同手同腳,因為很容易忽略到另一側的障礙物,這樣就容易撞到、受傷。

手杖適應地面不同材質

老師帶領著阿祥瞭解當手杖滑到地面不同材質時,所會帶來的回饋及感覺是什麼。

獨立行走並找到教室的位置

老師讓阿祥獨立行走並找到教室的位置,並在後面觀察阿祥有沒有再出現同手同腳的狀況。